<sub id="11lxl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1lx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|個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:男孩四十

              2022-06-07 10:04 | 作者: 劉煒祺,米娜,王超 來源:原創

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07094950.jpg

              巨蟹座的汪小菲,說自己在做人方面,容易人格分裂。

              文|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 劉煒祺

              編輯|米娜

              頭圖攝影|王超

              再過20天,汪小菲就要過生日了,6月27日出生的他,即將滿41歲。

              他對自己巨蟹座的標簽,深有所感,說自己在做人方面,容易人格分裂。可最近一段時間,他沒有分裂過,也沒有因為分裂而掙扎過,原因是,他已經上升到了金牛座。“就很務實。”他特意強調。

              初次見到汪小菲,是在麻六記北京鳳凰匯購物中心店。5月19日,恰逢北京疫情管控期間,朝陽區商場暫停營業。數百平米的麻六記門店里,只有廚師和幾名服務員,維持著外賣業務的正常運轉。后廚的爐火聲、鍋鏟的碰撞聲、外賣軟件的接單聲,此起彼伏。大廳里,服務員忙著打包,門口的快遞員不時看一下手機上的時間。餐廳最角落的位置,物流個人圍坐著和汪小菲正在開會。會后,有人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那天他們重點討論供應鏈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“開這家店時,我沒看中這家商場(的流量)。我們幾乎沒占到商場流量的便宜。”穿著黑色薄棉汗衫,最上面兩顆扣子解開,衣領微敞,將手中快要抽完的雪茄放在桌上,汪小菲用北京爺們兒特有的那種氣定神閑的語氣說,“但這家店的輻射面大,周邊的辦公樓、居民樓非常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幾年的頻繁隔離,讓他有些焦慮,“隔離把我隔出了焦慮癥,之前有幾次,想到以后還要隔離,我真的是有點冒冷汗。至于事業,他覺得都還好,一切都挺順的。

              麻六記,被汪小菲稱為自己第二次真正創業。他心目中的第一次創業是在2013年,他做茶飲料品牌“合潤麟”,一款請大S做代言并推廣過的無糖茶飲料產品。之所以進入這一賽道,是因為他發現,中國臺灣人都在喝茶飲料。于是他判斷,無甜味的健康飲料會是未來的趨勢。之后,他便迅速組建了一支做零售飲品的團隊,并將產品快速推進到2000多家超市里。但最終,因為沒有獲得融資,無法拿到資本的錢去燒錢擴張,占領市場,“合潤麟”逐漸被市場淘汰了。“我當時做事太超前了,這種無糖茶飲料,擱現在早火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次無疾而終的創業,汪小菲將失敗的另一個原因,歸咎于“沒有百分百投入”。那時,他每星期要飛臺灣一次,每次待三四天。在臺灣,團隊的人很難找到他,他也不能全身心投入到項目里。比如進入2000家超市后,還有很多細節應該要抓,像是飲料的擺放、線下體驗、周末促銷等,他都只能遺憾缺席。所幸,這次創業并沒有賠錢。最終,汪小菲將該項目賣給了河南的一家公司。之后的一段時間,汪小菲將精力更多的放在家庭上,期間也做過一些基金的LP,開過酒店,但這些在汪小菲看來,都只是生意,絕不是未來事業的發展方向。直到2020年,他找到了新的事業方向——麻六記。

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07094956.jpg

              攝影:王超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說自己是典型的巨蟹座,比較容易“黑化”??赡茏隽?9件好事,但最后一件事,自己突然繃不住了,就會掀桌子干仗。“特別吃虧,忍了99件事,最后一件事沒忍,就有人會說,這人怎么這樣?但其實那99件事你是在忍,一直忍著,最后喝點酒(就沖動了),對吧?”

              巨蟹座的他還特別喜歡寫文章,所以他會經常發微博。他說自己是很好說話的人,不懂拒絕。很多時候“我真的是不想得罪人”,很多看不慣的事情,他會因體諒別人的感受而壓在心底,“我很敏感,就委屈自己。”但往往最后,他都會通過一件事爆發并釋放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,他又爆發了。5月31日,他發了一條指控其前妻大S服用違禁藥物的微博,很快這條指控他又自己刪除了。之后,他連發數條微博解釋,并對前妻一家致歉,“一時沖動”又再次拿來背鍋。

              他再次“分裂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四十

              40歲,是近段時間,汪小菲微博中經常出現的字眼。

              40歲這一年,在生活、家庭、事業等方面,汪小菲的人生突然變得復雜,“躲也躲不掉”。這些意想不到的事,讓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說句不好聽的,男人三十而立,那真的是胡說八道,男人40歲才算真正開始。”汪小菲說。40歲之前,很多事想不明白。但40歲之后,他認為自己在性格、心態、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上,有了很多不一樣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在今年1月26日,麻六記房山龍湖天街店開業當天,汪小菲發微博稱:“四十了,拼一把。”事后,他對《中國企業家》透露,“這不是我說的,是我們團隊說的,他們都是70后。步入40歲,汪小菲選擇和當年一起做俏江南的“老人”們,重拾起老本行,再一次選擇創業做餐飲。巧合的是,麻六記第一家店,與20年前俏江南第一家店,都開在同一個地方——北京CBD商圈所在地國貿。不同的是,當年是其母親張蘭帶隊,如今,帶隊的人是他,“她(張蘭)其實不太了解我們現在的實際運營情況”。

              2020年6月,汪小菲與另外三位股東李萍、楊洋、安勇,組成了現在的麻六記管理層。李萍是曾經俏江南的廚師長,后來成為行政主廚;楊洋是北京人,他是當年俏江南盈科店的店長;安勇也是北京人,張蘭做第一家俏江南店時,他就跟在身邊,那時也不過二十五六歲。張蘭退出俏江南,這幾位也陸續離開,后來都曾自己創業過,也開過幾家店。但“大家都想念當年那個平臺”,李萍就曾和汪小菲感慨,當年代表俏江南去新加坡參加廚藝大賽,獲得了金獎,還接受了《華爾街日報》的采訪。盡管后來自己也開過幾家店,但曾經的那種成就與獲得感,再不曾擁有過。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對此也頗為感慨,“現在很多餐飲品牌動輒估值幾百億,這讓我替他們有些不甘,或者說是對他們有一些愧疚。我們這個團隊出來,一定能一鳴驚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40歲之前,汪小菲活得天馬行空,他喜歡文化,喜歡藝術。所以打造過高檔會所,涉足過房地產,做過基金LP,也開過酒店。現在,他想明白了一件事,“你是為什么行業而生的,你有這方面基因,你就干好這一件事就完了。”他不再想要做米其林餐廳,或是另一個新的蘭會所,而是想務實做成一個品牌,一家真正的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的麻六記餐廳與俏江南大不相同,沒有奢華裝潢,甚至包廂里也相當簡單,客單價在150元以下,這與汪小菲過去的形象和偏好大相徑庭。

              40歲的汪小菲,有些事活明白了。如今,他漸漸意識到人到四十后,要減少無效社交,多留時間給自己。“并不是你身邊朋友有多高級,你就是多高級的人。年輕時,跟很牛的人一起吃飯,他會覺得自己也挺?!,F在他發現這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,只能短暫的解除焦慮。要想真正解除焦慮,還是要踏實做事,做好自己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最近,他又因為“一時沖動做出了這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”。事后,他在微博中為自己不成熟不理智的行為,向前妻及一家致歉,并寫道:“做錯了就要認,40歲的人,說出不負責任的話,大家嘲也是應該的。”如果去網上搜索,諸如此類發生在汪小菲身上的事情,不勝枚舉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并不能改變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母子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是張蘭的兒子。任何人在生命中都會打上母親的烙印,但張蘭似乎是一把格外灼熱的烙鐵。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倒是覺得人的性格,天生的因素占絕大部分,童年的一些經歷以及外界對自己的影響則占據了小部分因素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張蘭在直播間里說了一些引發爭議的言論(如在直播中稱汪小菲一年為社會創造了2000萬個就業機會;還在直播中怒懟大S全家等),汪小菲曾吐槽過母親兩次,“你不能每天張嘴想說什么說什么,你的言論不代表我們公司,你這天天給我們造成多大的麻煩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汪小菲根本“控制不住”他媽。他認為這多少跟星座有關系,母親是典型的白羊座,又屬狗,想到什么說什么,想到一件事就立馬去做,風風火火,永遠精力充沛。這種熱情洋溢的激情,在創業這件事上,能夠隨時感染著他和團隊。但在生活中,汪小菲通常是吃癟的那一個,“我倆說幾句話,我就不吭聲了,就這樣了,人家也是為了你好。”從小,他與張蘭的相處方式就是如此。只是小時候,每次他被母親說,就會離家出走。但被逮回來,就是一頓暴揍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以前長得跟金城武似的,現在長這樣,都是被打的你知道嗎?毀容了。”汪小菲半開玩笑地形容小時候被打的那段經歷。他說,小時候,通常是練游泳不去挨一頓揍,學習不好挨一頓揍。但在母親的嚴厲教導下,他學習成績一度很好,并考上北京市朝陽區唯一市重點中學八十中。后來,在母親出國那一年,沒人揍他了,他的成績直線下滑,“成績考了80多分,我以前都是雙百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07095001.jpg

              攝影:鄧攀

              母親哪些行為會讓他感覺特別溫暖?對這個問題,他沒有正面回復,而是說了很多稱贊張蘭的話語,在他眼里,張蘭是一位靠自己雙手努力付出,不靠任何外界助力,坦坦蕩蕩打拼的人。“她就靠自己,這事成就成,不成也無所謂,沒有對不起誰,我覺得她活得挺坦蕩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汪小菲看來,只要是張蘭認準的事情,只要她愿意做準能做下去,就比如直播帶貨。

              最初,很多人都看不上做直播的主播,甚至很多人嘲諷張蘭,一個大企業家被歲月蹉跎成這樣了。汪小菲起初也不太感冒。張蘭經常在直播間里懟粉絲,他總是告誡老媽,不要如此,“你知道粉絲是媒體還是什么身份?萬一給你截屏錄音,傳播出去怎么辦?”但張蘭并不在意,她就愿意直播,覺得這事兒好玩,“結果你看,在不斷嘗試后,她一下搶占了先機,如果現在才開始直播,可能就晚了一步。”當初張蘭無心插柳,逐漸培養起來的直播團隊,如今也是麻六記的直播帶貨團隊。汪小菲有時也會私下里打趣張蘭,說她“都快成大網紅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從今年5月起,汪小菲也開始嘗試做直播帶貨,他對此澄清稱,自己是作為麻六記管理者出鏡的,只是為了做好平臺渠道,把產品推廣出去,而不是作為直播主播,“我直播可以,但只賣麻六記相關產品”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汪小菲大概一周只會直播三四次,因為他要控制直播節奏,以免降低粉絲對自己的新鮮感,損耗自身流量。他稱每次直播都會爆單,導致后臺供應鏈承壓,減少直播次數也能緩解供應鏈供貨壓力。“我上次直播賣了80萬單酸辣粉,但我們一共才訂了40萬單貨。”

              川菜

              30年前,汪小菲家所在的胡同口斜對面的平安大街上,有一家川菜館,叫龍城酒樓,老板是一個四川人。那時,不到10歲的汪小菲,經常會跟父母去這家店吃飯,“就覺得那的菜真好吃。”這是汪小菲對川菜最初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,張蘭出國打工歸來后,選擇創業做川菜館。為此,她還特意去請教過這位老板,老板還介紹了一些廚師給她。之后,經過一番籌備,在1990年,張蘭開了第一家店,叫阿蘭酒家。再后來,到了2000年,俏江南誕生了。轉眼間20年過去。2020年,汪小菲創辦了麻六記,依舊做川菜,“麻六記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品牌,它背后是過去30多年的積淀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2020年6月,汪小菲就萌生了想要再次創業做川菜的想法,他發現自己還是做餐飲最順,“餐盤哪兒買的,菜單怎么做,家居裝修怎么弄,供應商我都太熟了。”之后,他召集人員,組織團隊,從建立品牌、門店選址、裝修設計,僅僅幾個月時間,就在國貿開出了第一家麻六記門店。他說,把店開在國貿,不是為了盲目追求營業額,而是想通過這家店為麻六記的商業模式打基礎。“也不是想再做回當年俏江南那種商業模式,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
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607095318.jpg

              攝影:米娜 

              留學歸國,和母親一起管理過一段時間俏江南后,他就開始著手打造“蘭會所”,那年他才25歲。但遺憾的是,最終蘭會所因經營不善,被轉手賣出。過去創業中,汪小菲踩過一些坑,走過一些彎路。如今,在聊到創業心得體會時,他會說,創業時千萬別追求高大上。所以,麻六記門店都是300平米左右的小店,很少設有包廂,每家店的投入成本也被嚴格控制。

              更接地氣的,還有曾經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汪小菲。“餐飲的利潤產生于很多瑣碎的成本控制,不光是銷售額。如今,他非常注重細節,重視成本問題。所以,他要求財務總監遞交上來的財務報表,要把每一項財務數據都做得很細致,以便于他能立馬捕捉到,哪項成本有變動。財務總監一定要嚴,比如店里的東西不能只簽單子,這樣走不了賬。就連我在店里吃飯,也基本不欠單,必須結賬。”

              開線下餐飲店并非汪小菲創業主要目標,他認為現階段所開的線下門店,作用相當于線下體驗店。他想要通過線下門店打造麻六記品牌,然后通過品牌效應,在線上售賣小旺腸、鳳爪、酸辣粉等速食產品,以及水煮牛肉、水煮魚等預制菜產品。“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母公司叫食通達科技發展公司,而不叫麻六記,我們真正要發力的是線上的零售品牌。為了做好線上零售產品,汪小菲最近也在約見投資人,想要在供應鏈方面做一些投資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汪小菲自稱對很多事都不再刻意追求。比如不再過分追求成為中國餐飲第一,不再刻意追求上市。那他追求什么?“在工作中不斷提升管理水平、業務能力、盈利水平。最后你會發現,其實很多事是水到渠成的。”他又話鋒一轉,“其實,麻六記這事兒是誰干的也不重要,只要這個品牌能做好,把我忘了,我也高興。哪怕敲鐘上市,我不去,我看著也挺高興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面臨突如其來的疫情,麻六記還是受到了沖擊。最近一段時間,成都、上海兩地相繼暫停營業了兩家麻六記門店。為了自救,原本沒想過做外賣的麻六記,在北京餐飲暫停堂食后,也不得不臨時決定上線外賣服務。“我們一開始沒想過做外賣,今后也不一定會做,只是為了應急。”汪小菲說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疫情壓力,汪小菲坦言,餐飲人如果扛不下這種壓力,就別干這活,餐飲就是一個苦活細活多的行業。此前,曾有人在網上爆料,汪小菲曾在直播中哭訴,疫情期間賠了很多錢,他笑稱,“做餐飲的人心里承受能力都很強,不可能輕易流眼淚,除非我吃了芥末給辣的。”


              新聞熱線&投稿郵箱:tougao@iceo.com.cn

              值班編輯:姚赟  審校:張格格  制作:崔允琰

              免费人成无码大片,老师裤子脱了喷水自慰,国产农村女人一级一级毛片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1lxl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1lxl"></form>